|  
  |  
  |  
   

「遇到警察時的有趣的經驗」 最後一個有洋蔥!

美國知識+Quora是一個在線知識市場,Quora集合許多問題和答案,也容許用戶協同編輯問題和答案。最近因為在Quora有網友問了非常有趣的問題導致這很有意思的問題馬上爆紅,這位網友問:“你們有在遇到警察是有什麼有趣的經驗嗎?”,結果而引起非常多的網友們熱烈回應。

最多網友按贊的回應

在我18歲的時候我開了我媽媽的車出去,結果在路途中被警察臨檢。

警察:“晚安,你知道為什麼我們要臨檢你嗎?”

我:“是不是因為我開車的時速開到了190?”

他:“你並沒有開到190,你只開到了180。(而且IsIa of man那邊的長路是沒有速限的。)”

我:“所以警察先生我現在應該要怎樣?”

警察:“你等一下就知道了。”之後我就小心翼翼地開車回家時警察隔了一段距離來跟著我,當我到家開上停車道時警察就馬上開了警車燈和警鈴,這時我媽媽因為聽到了這聲音就衝了出來,於是警察就和我媽媽開始說話。

結果說完後,我媽媽開始走來我這裡(那時我還坐在車上)並對我大聲訓話。

過後警察要開走他們的車時我偷瞄了他們一下,我看到了他露出了很洋洋得意的笑容,似乎要留下我一人去面對命運這樣,而且還還手觸帽沿致意。

這件事情不用說你也知道,很多個月後我媽媽才願意讓我開她的車出去。

還真的是好警察啊~

也有類似這樣的故事

有一次我得了重感冒病得像一條狗這樣,於是學校的出診醫生給我開了藥,那時的我在風雪中走了6個街區外的藥局拿藥,這時我已經昏昏沉沉了也覺得很噁心,什麼都不想要想了,不然我肯定叫我的室友幫我去拿的。我就把我的藥單交給了醫藥師後就很像坐在凳子上睡著了...

在我睡覺時突然有一位警察把我給搖醒來了,他很著急地問我這藥單是在哪裡拿到的?很明顯這位藥師認為要開一個婦產科醫生提供的藥方給我這個男大學生很有問題,可能覺得我有吸毒之類的。沒想到那位診所的醫生真的是婦產科醫生。

最後那位警察很緊張地把我載回到我的宿捨,而且還要確認我已經吃了藥後躺在床上休息,他還跟我的室友打了招呼,隔天他還來我的宿捨看我好了嗎。

#3

大約在6個月前我和太太一起搬進了一間新房子,這事情在我們和狗狗一起在後院烤肉時發生的。

這時我的狗狗突然對門口很兇地吠個不停,因為只有陌生人接近我家的門口時它才會吠叫,所以我就去門口看看發生了什麼事。正當我要走去彎角時我看到了三個全副武裝的男子,而且他們的胸口上有大大個的字寫著POLICE,當中有兩個舉著步槍,他們的領頭則是拿著手槍,這時我環顧了周圍發現到不止我家前院有武裝警察,我鄰居家的院子也有很多武裝警察,此時的我已經被一群槍已經上膛的武裝警察被包圍了。我心裡就想TMD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啊?

那時候我很緊張地和警察揮手並肯定我的雙手是在他們的視線當中,因為我擔心他們對我的狗狗開槍,而且我養了一隻羅威那跟比特犬,因此他們肯定會擔心我的狗狗的。

“警察先生們,我並不懂你們為什麼會在這裡?但是我可以先把我的狗狗關起來先嗎?”

“可以,可是你可不可以先讓我們看看你家裡的所有人?”

所以我就帶我的太太出來,我們都把我們的雙手放在他們的視線範圍,於是我們就跟警察們說家裡就只有我們兩個人,但是警察們還是帶著懷疑的眼光看著我們,不過他還是叫我把狗狗關起來,那時我就慢慢地移動以避免會有任何的突發事件發生。

警察說:“我們有搜查Joe Blow的搜查令。”

我說:“我們是沒有聽過什麼Joe Blow的人,既然你們有搜查令,你們就進來我家裡搜查看看吧!”

之後我們就待在後院,很多人都一直看著我們,但是沒有人跟我們說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在他們搜索完畢後,他們就給我們看了幾張檔案的照片並說:“這個是Joe,他是一位被通緝的重罪犯,我們是得到消息說他住在這裡的。”

於是我就跟他們解釋說我們最近才搬來這裡而已並不知道前任屋主是誰,在剛剛的搜索完畢後以及經過我的解釋後他們才把他們的武器收起來,這時的氣氛才變得比較輕鬆些了。他們和我要了關於屋主的資料,之後他們才告訴我們原本他們是要破門而入的,但是他們看到了狗狗不忍心射殺它。很明顯警察們都不想要上新聞。

#4

在我16歲時,我和我的朋友趁她的媽媽睡覺後偷駕了她母親的BMW出外,那時我們就開車沿著她家華麗的社區一下後就開始駕去高速公路兜兜風,這樣才能夠凸顯出這輛車的威力。噢對了,我們很像在兩個小時前嗑了一點藥。

我們覺得自己很像開著太空船去高速公路飛馳,而且這時的我們都好瘋,因為我們開得好快,我很好奇身邊的人看到我們開車時的樣子會有什麼反應。

結果這時我們看到後車鏡有車在閃燈,我們都心想完蛋了...

於是我們就停下車等警察走過來,然後就慢慢地把窗戶放下來。

警察說“你們這些小鬼是不是偷開爹地的車出來兜風?我要你們幫我一個忙,在你們還沒被喝醉酒的大卡車司機撞死前請滾下高速公路可以嗎?你們在高速公路不能只開40公裡而已啊!”

#5

在我16歲時我確定了我要離開我那暴力又會虐待人的家,所以我就收拾好的東西放進了我的小包包,裡面放了一些很珍貴的東西,收拾完後我打算走6英裡(10公裡)的路去我好朋友的家,直呼再去我做工的地方領薪水,那時我還記得我的淚水已經讓我完全看不見家門口的駕駛道了。

當我踏出家門外的第一步時我看到了有一位巡警開車爬坡上來剛好就停在了我前面,我知道我已經不會再回頭了,所以我就用了很簡短的話跟他說:“你要去哪裡?我現在要去甜甜圈店領我的薪水。”

他說:“我覺得我應該是認得你,上車吧,我剛好順路去那邊,我載你去。”

其實我也認得他,他是我在新的道路上認識到的第一個人,在車上他問我的包包裡面裝了什麼東西,還問我喜歡去學校嗎?也問我在甜甜圈工作裡有一個他的朋友很熟嗎?在我們到達達目的地時他跟我的對話讓我有一種念頭那就是他會不會是要把我送進監獄裡?還是他真的純粹要來甜甜圈店買新鮮甜甜圈而已?在大約5分鐘後他們出來了,而且他的朋友還邀請我去她們家住一段時間先,這樣我就能好好地完成我的學業,他還跟我說如果遇到什麼事情可以馬上打電話給他。

我的寄宿家庭跟我的原生家庭的差別非常大,他們特別支持我接受教育,而且他們也很關心我的生活像是飲食方面,他們會準備比較營養的食物給我吃又或者是給我吃我最喜愛的點心等等。我在15以來的被傷害以及被忽略後,現在是一個非常大的改變,因為她們的善心讓我能夠順利地完成我的學業。重點是,當我很需要心理支持時他們的幫助對我的影響是非常大的。

在我上大學之後我就與這位善良的天使失去了聯繫,那時的我很投入在那時的感覺很重要但並不是很重要的活動裡。現在我的年紀已經很大了,想必他應該是不在了吧?可是每一年我已經越來越想念他了。

這幾位警察真的是好善良啊!

  
喜歡這篇嗎?快分享!
分享
更多
歡迎發表意見